美国“涉疆法案”是垃圾法案

日前,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无视中国新疆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巨大成果,恶毒攻击中国新疆的人权状况,歪曲抹黑中国去极端化和打击恐怖主义的努力,无端指责中国政府治疆政策,粗暴干涉中国内政。这份“涉疆法案”,不仅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更暴露了美国政客们的无知和虚伪,从诞生之刻起就应立刻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垃圾法案,丑态百出。美国国会是美国的立法机构,不是世界的立法机构。它本应通过自身在服务美国人民、促进美国发展、推动国内改革等方面的专业表现为外界树立榜样。然而,一些政客们却摆不正自己的位置,抱着“长臂管辖”的霸权主义思维,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如何干涉别国内政上,屡屡制造垃圾法案,此次“涉疆法案”便是其中之一。这份丑态百出的法案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既无益于美国人民,更改变不了新疆事务纯属中国内政、维吾尔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一员的事实。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前院长范敬宜先生逝世时,有无数学生为其痛哭,用范仲淹的名句“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来为其送别。这样对于老师高山仰止的敬佩,肯定不是靠所谓的“师门规矩”和老板姿态就能实现的,而有赖于教师与学生之间互相的尊重,尤其是导师对待学生的关怀。

教授开口闭口“师门规矩”,话语里透露出来的门派之见,让人大跌眼镜。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但大学并不鼓励如此世故的价值观。平等、开放、共享是现代高等教育的重要特征。除了进行知识传授,导师还要扮演对学生德行与志向进行指引的人生导师角色,而不是把学生都拉拢在自己旗下的“门派掌门”。

我们也要看到,一些学生也对这样的“潜规则”甘之如饴,主动践行甚至有意强化“师门规矩”。有的学生自发维护“门派”立场,甚至攻讦传闻中与自己导师不和的学派。学生因为彼此导师的学术理念不同,而各自成为假想敌。

现在想来,我的研究生导师从没有给我立下严厉、出格的师门规矩,导师教给我的就是:做一个正直的人,追你想追的梦。这才是导师应该给学生传达的理念。

而后,该教授又声称“半斤50度白酒”是该男生自己提出的规矩,并无强迫他的意愿。无论如何,这种以酒桌表现论英雄的“酒文化”,以及江湖气满满的言语,在网络上遭受了不少批评。

1882年,美国国会通过《排华法案》,对在美华人的权益和华人进入美国予以苛刻限制甚至禁止,不仅在世界历史上极为罕见,更是美国人权纪录的丑陋污点。然而,直到2012年前后,美国国会才为这项臭名昭著的法案正式道歉。世人由此看清:原来,在美国国会,正义可以迟到130年。

此事的“槽点”自然来自于“酒文化”阴影下的门派之见与等级关系。下级勉力拼酒,上级轻抿两口,这样的职场潜规则发生在高校里,表现为导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多少显得有违师德师道。

垃圾法案,惹人讨厌。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要求为政者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办,一年接着一年干。然而,对于美国某些政客来说,对内“脚踏实地”尚且做不到,对外“做点好事”就更不用说了。这些政客们颠倒黑白,公然为各种渗透颠覆破坏活动、暴力恐怖活动、民族分裂活动、宗教极端活动撑腰打气,本质上是“见不得别人好”。近年来,打着反恐的旗号,美方在阿富汗、叙利亚等地燃起战火。如今,在新疆反恐问题上,美国却大搞双重标准,大肆干涉中国内政、妄图遏制中国发展,充分暴露了一些政客们的虚伪与丑陋。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要是学生成了导师的资源,招收学生成了跑马圈地,导师怕是成了拉帮结派的“谢广坤”。

“一切都会过去,唯有真理长存。”面对“涉疆法案”这样一个历史垃圾带来的纷纷扰扰,我们相信全世界人民心里都有一把尺、都有一面镜、都有一杆秤、都有一本账。毕竟,真理掩藏不住,公道自在人心。

近年来,教育部多次下发文件关注师德问题。《教育部关于高校教师师德失范行为处理的指导意见》提出,高校教师要自觉加强师德修养,严格遵守师德规范,严以律己,为人师表,把教书育人和自我修养结合起来,坚持以德立身、以德立学、以德施教、以德育德;《关于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师德师风建设的意见》强调,各地各校要把加强师德师风建设、弘扬尊师重教传统作为教师队伍建设的首要任务。

我问了很多身边的研究生,大家最希望拥有的导学关系是什么?互相尊重是被提及最多的。研究生希望导师多关心自己的课题进展、生活状况,而不要当高高在上的老板,把自己仅仅视为“工具人”。我也相信,大部分导师希望学生发自内心地尊敬自己,而非畏惧作为“老板”的自己。

垃圾法案,谎言连篇。任何一个国家都享有自身发展的权利,任何一个民族都理应受到平等的对待。几乎在“涉疆法案”粉墨登场的同时,一个关塔那摩监狱囚犯的手绘图恰好在全球网络走红。手绘图展现了这名囚犯被关押期间遭美国中情局虐待和施加酷刑的种种细节,包括水刑、蹲禁闭箱、撞墙、剥夺睡眠等刑罚,与美国在涉疆问题上道貌岸然地撒着弥天大谎形成了鲜明对比和强烈讽刺。与“涉疆法案”的谎言相比,中国新疆的真实情况是反恐、去极端化成效显著,稳定红利不断释放:2019年1月至10月,新疆共计接待国内外游客2亿人次,同比增长42.62%;实现旅游收入3417.3278亿元,同比增长43.39%……

(作者为本报评论员 子 渡)

要解决这样的问题,从根本上来说,要树立正确的导学关系走向。

近年来,导师与学生的矛盾时常触发恶性事件。其中,有的导师不了解学生的科研项目就强行叫停;有的导师因为课题任务未完成就要求学生延期毕业;甚至还有让学生在实验室超时工作的导师。与此相对应的是,学生当众顶撞导师,对项目消极怠工,甚至捏造对导师不利的谣言。

在这种情况下,导师与学生的关系就像是老板和员工。本来“老板”一词只是学生们私下里对导师的称呼,近年来,这一表述也被很多导师接受和使用,自己是“老板”,学生是“员工”的关系越来越固化。导师掌握着学生学术生命、职业发展的大权,自然自命“一门之掌”;而学生面对可以影响自己前途的导师自然也学会钻营,甚至不乏溜须拍马。